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雾转多云 17℃~25℃ 风向:西南风转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读书感悟

我的抗战

发表日期:2015-08-24 来源:离退休办公室 作者:胡美英 本页责编:高璐,原驰
人阅读

我是山东枣庄人,生于1929年,小时家境贫寒,出生不久母亲就病故了,从小跟着父亲长大,养成了吃苦倔强的性格。

77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带给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深重的民族苦难。外敌入侵,民族受辱,这样的经历在我8岁的心里埋下了保家卫国的种子,1945年4月,年仅16岁的我怀着满腔热情响应区政府(山东枣庄峄城区)号召毅然参加了八路军,入编鲁南军区医院卫生三所,成为一名在战场上救死扶伤的卫生兵。

当时卫生三所的主要任务是救治在抗击日寇战场上负伤的八路军伤员,我的工作主要是护理那些伤员。那时卫生所每天都有前线下来的伤员,大部分都是重伤员,他们为抗击日寇,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时刻激励感染着我们。尽管护理任务相当大,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抱怨过,那些经过我们救治和护理的伤员大部分又都重返了前线战场,杀敌保国。

一九四五年环境还非常恶劣,日本鬼子经常出来扫荡,有时一天出来好几次,敌人一来扫荡,我们就要带着伤员往山区转移,敌人一走,我们再带着伤员出来,卫生所基本上没有固定的地方。伤员转移时,轻伤员搀扶着或背着,重伤员就要用担架抬或独轮车拉,我们也要跟着担架队一起抬伤员行军转移,有时一天要抬着伤员转移好几个地方,每天几乎睡不上几个小时的觉,又累又困,非常辛苦,但是看到不怕流血牺牲的战士们,我们就特别有精神,个个争着往前冲。当时八路军的装备很简陋,各方面的条件也都很艰苦,冬天里没有棉鞋穿,寒冬腊月里还穿着单鞋,双脚经常被冻得紫紫的,有时下大雪,雪水浸泡单鞋,双脚泡得肿肿的。有一次,晚上护理完伤员打算烧点热水泡一下肿胀的双脚,这时被房东老大娘看见,她说:孩子,你可不能用热水泡脚啊,冻脚要用冷水泡,否则你用热水泡脚会把脚的皮泡没了,那时我什么都不懂,多亏了老大娘的提醒,否则,我的双脚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虽然那时吃不饱穿不暖,但是艰苦的条件并没有挫伤我们的斗志,打到日寇的信念始终激励着我们,几十年过去了,对于那段历史一直铭记在心。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鬼子投降,时局稍微太平些,老百姓赶着猪、羊慰问部队,但是好景不长,国民党破坏国共合作开始反攻,我们卫生所就将轻伤员转移到了后方,抬着重伤员随着部队转战各个战场并接收新的伤员。那时每天都打仗,每天都有伤员从前线送到卫生所,我们不分白天和黑夜,随时随地接收救治伤员。那时,白天有国民党进攻,天上有国民党飞机轰炸,白天我们就带着伤员躲在山里面,等到夜间再行军转移。所在村子里的老乡给我们什么我们就吃什么,老乡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那种鱼水深情永远不能忘记。

战争越来越激烈,随着部队转移也就越来越频繁。每次卫生所转移我们都不知道,首长说转移了,我们马上抬着伤员就走,首长说住下我们就住下,安顿好伤员,至于转移到哪个村哪个店,什么时候转移,事先都不知道。在卫生所转移过程中,敌人在后面追击,主力部队派战士掩护我们,转移时我们就用小车推大车拉或背着伤员,那时无论天气如何,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就出发,有时顶着大风或者冒着大雨、大雪转移。在转移伤员中,有时民夫不够,我们这些小战士就轮着班抬伤员,有的用车推、有的用担架抬、有的用小车拉,不管走到哪,只要天一亮就住下,白天住在安全的村子里,一到晚上就开始行军带着伤员转移,这样的日子差不多有三个月,那段经历非常艰辛,难以忘怀。

一九四八年,八路军开始全面反击,收复失地,我们卫生所也开始随部队从黄河北打回到了黄河南,八路军英勇作战,解放了山东大部分地区,取得了节节胜利。同年(一九四八年)新四军和八路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卫生三所也随部队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三医院。

还是一九四八年,济南战役打响,我作为前线医院的卫生员参加救治了大批在济南战役负伤的官兵。

济南战役结束后,整个山东省解放,我们第三医院接受新任务,到潍坊集中整训,为参加淮海战役做准备。我们医院是华东野战军的前线医院,在淮海战役中救治了大批伤员,我作为医院的一员参加了淮海战役救治伤员的全过程,亲身经历了战争的洗礼,刻骨铭心。

渡江战役和淮海战役胜利后,我分别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颁发的渡江战役纪念章和淮海战役纪念章各一枚,作为永久纪念,也是我一生的财富。

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爆发,我们医院接到任务开始将伤员全部转移到后方,医院全体人员集体到山东军区卫生部参加整训,为参加抗美援朝做准备。因为我爱人负伤残疾,他已服从组织安排转业到济南铁路局车辆段工作,所以,组织上决定让我留下照顾残疾的爱人,因此我没有入朝参战,留有遗憾。其后,一九五零年我服从组织决定,转业到济南铁路局卫生所工作,一九五二年调入北京铁路医院直至八五年底离休。

 

我16岁就参加了革命,时至今日,那段峥嵘岁月依然历历在目。如今,国富民强,晚年生活也美满幸福。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与革命先烈的艰苦奋斗分不开的,我经常叮嘱自己的子女及下一代,要铭记历史,不忘国耻,要高度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只有这样,才会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我们祖国才会越来越强大。

(作者介绍:胡美英,女,1929年出生,离休前任职于我院总务处,职务级别:主任干事)

(荐稿:离退办曾丽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