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雾转多云 17℃~25℃ 风向:西南风转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读书感悟

我的抗战情

——战友情、官爱兵、民拥军

发表日期:2015-08-24 来源:离退休办公室 作者:张 军 本页责编:高璐,原驰
人阅读

在抗日战争中,我许多同学老师战友,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年轻宝贵的生命,有的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积劳成疾过早的离开了。我经常想起往事,他们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我回忆了三个抗战时期的片段:战友情、官爱兵、民拥军。

一、战友情——同生共死

抗战时期,因鬼子经常轰炸、扫荡根据地。部队需要转移,常在夜间行军。那时我太小,经常在行军时就睡着了,连长、指导员发现后经常把我提起来,放进马背驮的筐里,待到我醒后再让我跟着部队走。那时候,领导把我们按年龄大小,分成一个个小组,大的照顾小的,命令在任何时候,只要有紧急情况发生,宁可粮袋、背包都扔掉,一定要保护好小战友的生命。记得分配给我的是一个大哥哥,只要紧急号一响,他就马上跑来找我,拼命拉着我,跟上部队的行进,或者把我塞到安全隐蔽的地方,躲过飞机的轰炸。那时粮食很缺乏,每个人常处在饥饿状态,有一次发了几个小包子,我只吃了一个就假装饱了,把那几个包子送给他,他信以为真,接过去后好像一口就吃光了。有一次连续几天夜间行军,太困太乏,一脚踏空,滚到山沟里,好几个干部战士都摸黑下山去找我。只要没有摔成“遗体”,就一定要救上来,那个时候,对于每个遇到困难的人,大家都是这样互帮的。我从来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现在哪里?他们生活的好吗?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是我的战友,我们拥有什么都不能替代的战友情。

二、官爱兵——一支盘尼西林

参军不久,我患了严重的细菌性心内膜炎。高烧昏迷,生命体征逐渐减弱,到了病危状态。那时候我被放到停尸房边的一间破房内的一个门板上,等到咽气后掩埋。 当时院领导为我特别向军区卫生部部长报告:有一个小女兵病的很重。首长问,可有方法救?院领导说,唯有可用盘尼西林治疗。但这种药极为珍贵稀少,是留给首长的。部长说,现在首长没有病不需要,赶紧给她用,救人要紧!我就是这样奇迹一般的又活过来了。我记住的是,官爱兵,为了一个普通的生命。

三、民拥军——牛肚子下面过黄河

抗战时期,为了保存实力躲避鬼子的大规模围剿扫荡,有时部队要渡过黄河,同时老百姓也要撤到黄河那边,渡船不够,情况紧急。有一次一条渡船已经满载人和物。当时还有许多军人在岸边上不了船。 船夫就对我们招呼:“那个小女八路军,你上来!可以蹲到牛肚子下面。”我就这样蹲在牛肚子下面顺利度过黄河,那时连个谢字也没有来得及说。

(作者介绍:张军,女,1933年出生,离休前任职于我院干疗科,职称:副主任医师)

(荐稿:离退办曾丽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