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雾转多云 17℃~25℃ 风向:西南风转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读书感悟

抗战往事

发表日期:2015-08-24 来源:离退休办公室 作者:张淑琴 本页责编:高璐,原驰
人阅读

我出生在河北完县属于晋察冀边区。日本鬼子入侵我国,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在我的家乡残害了大量的八路军和老百姓,犯下了滔天罪行。我村共产党员妇救会主任张玉廷就是被日本鬼子五花大绑杀害后推到石井里,他的弟弟是八路军,被鬼子用大刀砍死,村里八路军的孩子被鬼子残酷的撕开双腿死亡。

我们家乡是革命根据地,有抗日队伍,我大哥当时弃笔从戎,参军到延安。我二哥随之参军,我也不甘心在家毅然报名参军了。当时是在河北第三军分区一队当卫生兵。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护理伤员,给前线下来的伤员打针、输液、处理伤口。那时战斗很激烈,前线下来的八路军伤员很多,护理任务很重,还不时有日本鬼子的扫荡。部队随时要转移,接到上级命令,就要转移伤病员,经常是头上炮弹飞,身边是枪林弹雨,我那时年轻,不知道害怕,趴在伤员身上掩护他们。战斗停止我们马上整理医疗器械,清洗伤员换下的绷带,打针、喂药。记得有一次在激烈的战斗中,伤员太多,另一个医院缺少护士,我奉命一个人去支援,当时天黑路远,赶到驻地马上参加抢救,受到连首长的表扬。在艰苦的战争中,我们出生入死,打击了敌人,救护了大量伤员,坚定了我们抗击日本鬼子的决心,练就了不怕吃苦,不怕牺牲的精神。

在部队的大熔炉里,我们还提高了文化水平,还学到了许多抗日歌曲:如大刀进行曲、夕阳颂、在松花江上等,抒发了革命情怀。

至今我对战争年代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不忘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不忘国耻,如今更不能忘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我会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作者介绍:张淑琴,女,1931年出生,离休前任职于我院机关,职务级别:副主任)

(荐稿:离退办曾丽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