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晴 -6℃~4℃ 风向:西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党群园地

【我和祖国共成长】记我的全科医学之路

发表日期:2019-06-28 来源:社区党支部 作者:陈锐 本页责编:闻卓,左彦
人阅读

“孩子爸,快看看儿子这是怎么了!”母亲焦急的声音划破静谧的卧室,父亲睁开朦胧的睡眼,却被眼前的情况吓得睡意全无。这是25年前的一个冬夜,窗外正飘着鹅毛大雪,半夜2点多钟,母亲被我的哭声唤醒,安抚好情绪后才问出是“小鸡鸡”疼。脱下我的裤子,母亲顿时吓傻了眼,小小的阴茎此时肿的像个“小萝卜头”。父亲也慌了神,仓促的批上衣服裹起我就冲进了茫茫雪夜。不知道是爸爸把我捂得太紧还是那时的公共照明真的太少,我只隐约的记得一片黑暗当中,我看到前一栋楼的一楼竟然还有一个亮着灯的窗口,而那也是我们的目的地——职工医院门诊部。我的父母都是燕山石化的职工,那时的国有企业都有自己的大院,工业区、家属区、医院、学校一应俱全,因为整个化工区范围大,总医院距离我家还要有2、30公里的路程,这在基本交通工具是自行车的年代是个不短的距离。为了弥补职工居民日常的基本医疗和急诊需求,每个家属区都设有一个门诊部24小时服务。掀开厚重的棉门帘,光亮、温暖伴随着那个时代医院特有的来苏水味扑面而来,当然还有身着白衣的大夫。他认真地检查了我的病情,告诉父母不必紧张,并从药柜里取出了一瓶盐水放进盆里用热水加热,随后又取出了一只注射器,虽然回忆不起当时的心理状态,不过现在设想当时5岁孩子的心里一定抗拒的——这一针怕是躲不过去了!看到将要大哭的我,他掀起口罩对我笑了笑,说“不怕啊,我们不打针”,随后他将抽取温盐水的注射器拔去针头,对着我的尿道口冲洗。顿时我觉得那温润的水流仿佛有魔力一般的带走了剧烈的热胀感,舒服极了。后来才知道是大量白色的物质被冲洗了出来,在一旁关注的爸妈也傻了眼。“你们以后要注意孩子的卫生,”医生一边写着病历本一边说“这主要就是由于尿道口没有清洁导致的炎症,平时给孩子洗澡不光要注意外部清洁,内部也要认真冲洗,按照我的方法,回去继续每天用温水冲洗,暂时不需要用药了,如果3天不见好转,再来找我开转诊条,去总医院进一步处理。”父母千恩万谢的带着我离开了诊所,从出家门到我重新进入梦乡,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而病情的发展也正像他所说的,两天内就消肿痊愈了。从那以后,我开始深深的崇拜着那位大夫,每次在楼下玩耍看到他都会认认真真的问他声叔叔好!而他好像总是笑着问我,有没有认真洗澡呀?现在回想起来,是他让我摆脱了对于白大衣的畏惧,代之以无尽的敬佩,是怎样的温暖能让一个微笑赶走恐惧,又是怎样的神奇能让一点盐水就能驱散病痛?用一句现在流行的话说,他们的双手怕是被天使亲过的吧!而在那几年里,那栋楼,那扇无论何时都点亮着的窗几乎成了我回家的灯塔,无论天有多黑多冷,看到它就充满了温暖和力量,就找到了回家的方向……

时光荏苒,一晃来到了13年前,在填写高考志愿的那一刻,父母问我今后想干什么,我毫不犹豫的填写了医学院,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想成为被天使亲吻过的人。之后的5年怕是和天使之吻大相径庭了吧,我们连滚带爬的从医书的炼狱中冲出,却发现还有更大的深渊等待着我们。在8年前的考研复试中,我阴差阳错的被调剂到了全科医学专业,本着不浪费自己大半年心血的原则,我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专业,并一读又是5年。从硕士到博士,从只看疾病到全人评估,我了解了以人为中心的全科理念;从只检查开药到建立健康档案,我懂得了连续性照顾的全病程管理模式;从当年门诊部的驻点大夫到如今响亮的全科医生,我惊喜的发现,我将来要从事的,正是那个被天使吻过的职业!

然而由于我国引入全科医学的时间相对较晚,我读研的阶段尚没有标准的临床型全科医学培养模式。3年前,我进入了一家三甲医院的行政岗位工作。不错的工资待遇,稳定的工作时间,还有背后大型医院的支撑,让我在朋友眼中走的顺风顺水;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与我所向往的行业隔水相望,却又渐行渐远。在经过多年专科化的探索后,我国已经逐渐明确了以全科医学为基础的初级卫生保健制度,推动全科医学发展和人才培养的措施犹如雨后春笋般的出台。一批批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全科医生正重新走上历史的舞台,走进居民的身边,成为他们心中那个温暖而又专业的白衣天使!理想与机遇的召唤,让我必须做出自己重要的决定,放弃相对富足的薪资,离开朝八晚五的舒适圈,在30岁的年纪重新走上一线住院医师的岗位。家庭的责任与负担,体力与精力的双重考验,从老师回到学生的身份变化,这一切都不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因为我要投身祖国全科医学发展的大潮,伴随着祖国的医疗改革共同成长,不忘初心,成为那个扎根基层,提供优质方便医疗服务的健康守门人;成为那个以人为中心,全病程照顾的初级卫生提供者;那个被百姓需要,孩子敬仰的白衣天使!丹心明月照,心潮逐浪高,全科之路,我与祖国共成长!

阅读全文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