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小雨转中雨 21℃~18℃ 风向:东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菊老:困扰30多年的毛病终于好了

发表日期:2021-08-02 来源:变态反应科 作者:房颖,马婷婷 本页责编:左彦
人阅读

炎炎夏日,丝毫没有阻挡人们去医院的脚步,在医院门诊大厅,早上8点已开始熙熙攘攘,电脑启动后叫进来第一个患者,走进来的是一老年男子。他体型中等,眼睛总是时不时眨着,像有什么异物入侵一样,鼻子总是在不停地抽吸,时不时地用手背揉捏一下鼻子。随着他落座,我才了解到:老人姓菊,今年60多岁了,有一个困扰了他30多年的事情,那就是遇到花粉就流鼻涕、打喷嚏,眼睛水汪汪的、痒痒的,睁着费劲,一年四季都会发病,每年3月份到5月份之间更重,惧怕出门,感觉带两层口罩都抵挡不住那欢快飘飞的花粉。菊老饱受其害,到访过多家医院,偏方用了,中医瞧了,药没少吃,可这病就是没见一点儿起色,总是在反反复复发作。每天都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一次一次擤鼻涕,一次一次撑开自己的大布袋,拿出一卷子卫生纸来。“近几年精神上的压力还小点,毕竟退休了,可以躲着人点儿。像之前上班时,最怕的是同事多的时候犯病,简直尴尬的要命”。说着说着,菊老不好意思地拿出布袋里的纸开始了他和鼻涕之间的战斗:“呲……呲……”

菊老诊断过花粉症、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为了躲避咱们北方这种环境,他还曾被迫坐飞机前往贵州、英国等地方,不仅忍受异国他乡的孤独感,还要花费大量的财力。后来菊老决定还是回来,有亲人在,有朋友在,比什么都重要。于是菊老又开始了他漫长的求医之路,他坚信,总有一家医院是可以解之心结的。也是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菊老决定来世纪坛医院变态反应科试试,操着厚重鼻音的菊老,讲述着他近几年的辛酸史。

我根据菊老的过敏病史对其进行了常年和季节的过敏原检测,查出他对尘螨、桦树、灰藜过敏。针对过敏原预防:嘱咐他要经常清洗贴身被褥,因为大多数尘螨就藏在这些贴身被褥中;灰藜会出现在秋季田间杂草丛中,桦树花粉是春季常见的树花粉,到花粉季来临时要戴防花粉眼镜和口罩。菊老很感谢我为他详细解说如何防治这些过敏原。因为有的时候,患者只知道他对什么过敏,但却不知道它究竟如何去避免它。对菊老进行过敏原宣教后,我又建议菊老做脱敏治疗,配合口服、滴鼻、点眼等抗过敏的药物及减轻过敏、减轻炎症的药物。3个月后,老鞠的鼻子和眼睛舒服多了,他说自己再也不用每天背着个大布袋风里来雨里去了,真是去了他一块心病。我们也非常高兴菊老在我们的治疗下,笑容又重新浮现在眼角。这是一个医生最大的成就感了!

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患者,我们的心境总是会跟着他们的情绪起起伏伏,在治愈他们的同时,我们也在一步步地被治愈,能治好患者的病,是我们当医生的毕生所追求的目标,能被患者认可,是我们当医生这辈子最大的荣耀了。

记得有位医学前辈曾说过,“不要忘记,我们看的不仅是人的病,更是病的人。”谨记,从未敢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