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阴 0℃~10℃ 风向: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离退生活

【永远跟党走】共产党是我坚定的信仰

发表日期:2021-05-28 来源:离退休办公室 作者:口述者 安瑞清,整理 范晓 本页责编:左彦
人阅读

a.jpg

我在抗战末参加革命,在1948年入党。解放前,我一直在北平(现“北京”)和天津从事地下工作,还曾使用过“左玲”的化名。在我看来,共产党的核心就是为人民服务,一切为了人民。我们心里有信仰了,无论什么时候,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是河北省定县人,1928年出生。抗战期间,我还在上学。那时候,大家都痛恨日本人,在街上看到日本兵都要躲着走。我决心要加入抗日的队伍中,当时有两条路可选:回老家,去党的根据地,参加革命;去重庆大后方,参加国民党的军队。1945年7月,受到身边同学影响,我接触到了进步书籍,了解到了共产主义,我认识到共产党是真正的抗日力量,从此我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图片1.jpg

我们一路从北京坐火车到保定,又从保定走到阜平,去往解放区。从保定到阜平的路上,我们走的是地下交通线,借宿在堡垒户,接头时说暗语。在解放区,我参加了一个十几人范围的培训,讲了党的基本知识,当时的形势,党和军队的纪律,参观了报社和解放区的生活。让我对党、军队、革命都有了崭新的认识。

为了确保秘密工作的安全,防止以后万一有人叛变,牵连其他同志,每名学员都要用化名,并且用白布遮脸、戴着草帽,免得互相认出。

培训期间,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我在河滩上第一次听到大家兴奋地喊着“乌拉……乌拉……(俄语‘庆祝’)”

图片2.jpg

培训之后,我们分批回到了北平。我接受一位地下工作同志的单线指挥。我的领导向我传达党的精神,并布置安排工作。当时,我还在北大医院附属高级护士学校,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我的同学中秘密传播进步思想。我的工作还是有效果的,我当时发展了好几位身边的同学,我们举行活动,学习进步思想。毕业后,在党组织的秘密协调下,我被分配到了位于天津的中央医院工作,在那里我们一共有7名地下党员。

在地下工作中,我曾经负责过秘密传递信息,掩护革命同志前往解放区。有一次,为了秘密运送一件物品,我把肥皂挖空,在肥皂中间放入需要转移的物品。那一段地下工作的岁月,让我终身难忘。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当时的革命同志之间不分你我,亲如一家。

图片3.jpg

不久之后,我们的部队将要解放天津。作为在医院工作的地下党员,我们的新任务就是保护医院的安全,确保在解放后医院依然能正常运转,医生和护士能够照常工作。战斗开始的那天晚上,我们听着外面轰隆的枪炮声,看着夜空中闪耀着我们部队发射的照明弹,心情十分激动,彻夜未眠。解放军进城以后,医院变成了咱们部队的伤兵医院,我们通宵达旦救治伤员,没有时间睡觉,但是心里面却是说不出的高兴和激动。

图片4.jpg

革命年代,我曾经化名“左玲”。这个名字虽然我只用了一个月,却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的印记。我现在微信的名字就叫“左玲”,希望自己永远铭记那段峥嵘的岁月,因为党就是我坚定的信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