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雷阵雨转多云 24℃~31℃ 风向:南风微风级

一路同行 感恩有你

——记我院2021年3月退休职工

来源:工会 作者:巩知,颜欣 本页责编:左彦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芳菲的四月,如诗如画,与温暖有约,与阳光相伴,与真情相依。我们依依不舍送别,曾经一起工作的战友,一起奋斗的同事,即将迎来职业生涯的句点。他们为医院奉献了青春,倾尽了全力,带着眷恋和憧憬转换生活节奏,踏上人生的慢轨道,走进休闲的退休生活。祝福他们退休生活快乐幸福!

让我们来认识一下这些默默奉献的老同志吧!

1.徐蕾

图片1.jpg

走在住院药房的窗口,总能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她默默无闻、好似花园中角落里静静绽放的小小花朵。徐蕾老师,自1996年调入我院药剂科,在25年的药剂工作中先后在药剂科门诊药房、干部中药房、住院药房和麻醉科药品室从事药品调剂工作。她敬业爱岗,服从科室的工作安排;工作中认真负责,严格遵守医院、科室及班组的各项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团结同志、顾全大局,受到所在班组同志的一致好评;热心为患者服务,为年轻同志树立了榜样,为医院和药剂科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2021年3月徐蕾老师在住院药房退休。

徐蕾老师寄语:

自1996年从新乡铁路医院调入铁路总医院,已经25年。在25年里,身处这个大家庭,我倍感荣幸。多年来,在医院各级领导的关心和帮助下,我以院为家,服从工作安排,尽职尽责,先后在干部中药房、住院药房和麻醉室圆满完成了任务。在此期间,特别受到药剂科领导和同事们的关爱和帮助,与大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往日岁月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记忆。衷心地祝愿世纪坛医院越来越好,跻身一流综合性医院。祝各位领导和同事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科室寄语:

姜德春:“徐老师为药剂科付出了一生的青春和汗水,为药剂科大家庭奉献了自己的爱心和真情。药剂科的每一位家人都不会忘记徐老师的辛勤工作和无私奉献;都会想念和徐老师相处的欢声笑语。现在徐老师退休了,看着徐老师照片,还是那样年轻,充满朝气。真是印证了那句话‘革命人永远是年轻’。衷心祝愿徐老师的退休生活更美好!开启人生的新生活!诚挚欢迎徐老师常回药剂科家看看。”

倪彦红:“徐蕾老师圆满完成住院药房的工作光荣退休。徐蕾老师在职期间对工作认真负责,积极主动,能完全胜任本职工作,爱岗敬业,乐于助人,与同事相处融洽,团结友爱、互助进取!祝徐蕾老师退休后的生活丰富多彩、快乐健康!”

2.孟令瑞

图片2.jpg

站在产科病房门前,似曾记得她刚入职时稚嫩的容颜,坚定而又美丽;走在科室的楼道中,似曾见到她忙碌的身影,匆忙而又有序;进入病房中,似曾听见她教导学生的声音,温柔而又知性。她就是孟令瑞老师,2003年调入我院,2003年6月~9月曾在肛肠科工作,2003年9月至今在产科工作。产科病房的抢救本就是焦急、紧张的,每次她从不在意自己,抢在最前面,为产妇争取最快的抢救时间及措施。在35年工作的日日夜夜中始终贯彻“一切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处处为患者着想。她是北京世纪坛医院和产科的宝贵财富。热心服务、处事冷静是她的标签。

1994年获优秀护士称号,2003年获《英雄护士健康天使》荣誉称号。

2021年3月孟玲瑞老师在产科退休。

孟令瑞老师寄语:

在护理战线工作35年,一路走来真的不易,我的青春,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节假日不能陪伴家人,深感亏欠的太多,希望以后的以后大家各自安好,我的科室越来越好。

科室寄语:

张小燕:“三十五年,弹指一挥间,感谢孟老师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世纪坛医院,尤其是妇产科的今天有您的辛勤付出和汗水。在这美好的三月,生机盎然的春天已经来临,祝贺你开启人生新的篇章!相信美丽、自信、活力四射的你会书写另一段精彩的故事!最后祝愿开心陪着您,平安伴着您!产科大家庭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常回家看看!”

张辉:“敬爱的孟老师!很高兴能够有机会与您一起在产科共事,感谢您在工作时对我的关怀和指导。现在您要退休了,虽然很不舍但还是要祝福您,愿您事能知足心常惬,人到无求品自高。退休是您工作的结点但却是您自由快乐的生活的起点,希望您能开启人生中的另一扇大门,‘牛’转乾坤!马到功成!祝您健康!”

3.王建春

图片3.jpg

35年如一日付出,将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医院,工作认真负责,用心主动,爱岗敬业,人品端正,做事踏实,表现出色是王建春老师给同事留下的印象。王建春老师于1986年来到北京世纪坛医院工作,1986.8-1998.1任铁路卫生学校老师,1998.1-至今在医院总务处工作。

2021年3月王建春老师在总务处退休。

王建春老师寄语:

期望世纪坛医院辉煌延续,用精湛的医术,医救更多的病患。

科室寄语:

毕红波:心宽神定,性淡无忧,起居有时,饮食有节,益寿延年。

孙骞:老骥伏枥,退休续谱夕阳曲;苍松傲雪,余生再唱春牛歌。

(荐稿:赵元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