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小雨转多云 24℃~17℃ 风向:东北风转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双黄连,究竟能不能用于新冠肺炎?

发表日期:2020-07-14 来源:药剂科 作者:金锐 本页责编:左彦
人阅读

最近有位同事跟我讨论:之前不是说双黄连口服液不适合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吗?为什么这次又推荐用了呢?

这位老师说的推荐用,实际上指的是在2020年6月14日印发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试行第五版)》中,医学观察期患者的参考中成药里,出现了“双黄连颗粒(口服液)”的名字。那么,为什么之前不适合用的双黄连,现在又合适了呢?

其实,理解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明确中医的“三因制宜”原则,即因时、因地、因人制宜。从这个原则出发,疾病的治疗应该根据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患者的病情而变化,给出最适合的方案。之前讲到的双黄连不适合,是因为当时正值冬季,湖北武汉又以湿冷为主,所以主要从“寒湿毒疫”角度来论治,选药应侧重于辛温。所以,在国家版诊疗方案推荐的新冠肺炎初期治疗中药方中,没有用一味寒性药,全部都是温性。自然地,在早期干预用中成药里面,也不推荐单纯的寒性中成药,而是推荐寒热并用的连花清瘟和金花清感。

图片1.jpg

而现在讲的双黄连能用,主要是因为本次第五版北京方案的印发,显然与6月初以来出现的本地疫情有关。这次疫情的特点是,发生在炎热的暑期,北京又地处北方干燥地区,而且“部分患者湿从热化”(方案原文),选药可侧重于寒凉。所以,除了寒热并用的连花清瘟和金花清感之外,药性全寒凉的双黄连也列为了参考用药。其实,双黄连的寒凉之性并不算太强,脱胎于安宫牛黄丸的清开灵胶囊才更厉害。大家看到清开灵也入选了吗?

所以,从三因制宜的角度看,6月初在北京发生的新冠疫情,与去年年底在武汉发生的新冠疫情,时间、地点和人物都不一样,治疗起来自然也不一样。当然,医学观察期的患者在选药时,也需要根据自身的主要症状表现来确定最合适的药物,如果发热伴咽痛这样的单纯热象很明显的话,选择双黄连或清开灵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发热不明显、咽痛不明显,而是咳嗽咳痰比较明显的话,选择连花清瘟、金花清感和射麻口服液,可能更合适。简单一句话,就是辨证治疗。所以,在我们编写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早期中成药干预的药学共识(北京)》里面,也强调了根据5类不同症状来选择最对证的干预用药。

最后,也许有人会说,不是同一个新冠病毒吗?怎么一会双黄连不适用,一会适用了呢?这是什么逻辑呢?其实很简单,中医治疗疫病,从来不是只针对病毒(局部),而是针对患病的人(整体)。从病毒的角度看,似乎还是那个病毒(其实也分亚类,也有病毒基因序列和毒株的差异)。但是从病人的角度看,一定不是那个病情了。所以,治疗策略也要变。

知常达变,随机应变,这才是与疫病斗争的真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