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多云转晴 11℃~20℃ 风向:北风3-4级转4-5级
路径导航: 首页

80岁6次手术,这腰腿疼咋这么难治?

来源:疼痛科 作者:杨玉成 本页责编:左彦
人阅读

王老爷子虽然年纪不小了,可在没得腰疼病之前,那叫一个精力充沛,每天登山、游泳、健身、旅游、摄影,生活丰富多彩,完全看不出像是一个80岁老人的样子。

可这一切从两年前那次突如其来的腰疼开始就彻底改变了。从两年前开始,老爷子慢慢开始出现左侧腰部、臀部、大腿一直到小腿、足跟的疼痛,痛起来浑身冒汗、夜不能寐,不敢上下楼梯,不能走远路。这可太受罪了,不但不能再出门摄影,连日常生活都成问题了。

image001.jpg

治疗前,老爷子要保持这个姿势才能睡觉,连配合医生查体都困难

于是王老爷子踏上了漫长的治疗道路:

2018年5月,全麻做了椎间孔镜手术,切除了大部分可能压迫神经的骨头和组织;

2018年10月,全麻做了脊柱内镜椎板开窗突出髓核摘除、椎管成型、神经根减压术;

2018年11月,局麻做了腰椎神经根阻滞术;

2019年10月,局麻做了腰椎间盘射频消融术、脉冲射频调治、臭氧椎间盘髓核消融术;

2019年10月,全麻做了脊柱内镜腰椎管扩大、神经根管减压、臭氧椎间盘消融、硬膜囊神经根松解术。

专业术语您可能看不懂,您就看手术的项目越来越多就能明白有多严重了,两年里光全麻手术就做了3次!关键是——没管用!

等到经熟人介绍来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疼痛科来找李娟红主任治疗的时候,老人家腰不敢弯,脚不敢沾地,腿不能抬高,坐不了5分钟就得躺下休息,吃一顿饭要反复坐起、躺下3、4次,咬咬牙勉强能扶着床站一会,走路不出5米就疼得龇牙咧嘴,晚上睡觉只能偏右侧躺着,左半身悬空,因为一受压就疼;还不敢完全右侧躺,因为牵拉到左侧也会疼。好不容易摆好姿势睡着,稍一翻身肯定疼醒,这一年多愣是没睡过一个整觉。

等到王大爷经过人介绍找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疼痛科李娟红主任医师,李主任赶紧给他安排做全套检查。王大爷还奇怪呢,说我这两年净做检查了,该查的都查了,这次就不用检查了吧,您就赶紧给我止疼吧,我这疼着呐。

李主任耐心跟王大爷解释,第一,您这腰疼反反复复,做了这么多次手术都没根治,精确的病因、病情的诊断很有必要,所以有必要再全面评估,找准病灶靶点,才好进行下一步精准治疗;第二,您这病情越来越严重,因此有些重要的检查需要再做一次,跟之前的进行对比,看病变是不是有进展或变化,给治疗指明方向——这也是李娟红主任一贯的治疗原则: 精确诊断,精准治疗。

做通了王大爷的思想工作,检查出来一看,这老爷子的腰椎毛病可真不小——腰椎侧凸、骨质疏松、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小关节错位、腰椎滑脱,还有反复手术留下的疤痕压迫……难怪老爷子疼成这样呢。

image007.jpg

在全面检查和确诊以后, 李主任为老爷子制定了包括超微创病灶靶点精准治疗、药物、康复、心理、作息等在内的针对性的治疗方案。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呢?因为王大爷高龄、老化导致骨质疏松,加上长期劳累、姿势不正确,使得腰椎关节受损,继发腰椎滑脱、腰椎不稳定,纤维环长期承受这种慢性损害,渐渐变形、撕裂,最终导致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造成剧痛,而后来频繁的开放手术治疗又进一步破坏了正常腰椎生理结构,造成的创伤让老爷子的病情更加雪上加霜。

因为根源是老化和慢性劳损,因此不能期望只凭一次手术解决全部问题,而是应该遵循“精准微创手术+全面保健恢复”的治疗原则,慢慢调整身体状态,恢复正常生理功能,最终达到满意疗效。之前王大爷经历数次手术,可是因为既没有全面评估、找准病灶,又没有系统调理体质,因此总是陷入“手术——好转——恶化——再手术”的怪圈,遭了不少罪。

完成这些准备工作以后,李娟红主任亲自为王老爷子做了治疗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步—— 超微创射频治疗。在王老爷子完全清醒的状态下,通过局部麻醉,李主任将细细的射频针准确插入到老爷子的神经根附近,然后用合适的频率对受损的神经进行修复调理,一个来小时的手术治疗中,王老爷子没有任何不适,还在手术台上跟李主任聊起了家常。

超微创手术治疗以后,王老爷子迅速好转,两年来终于能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睡个安稳觉了,吃饭也不用吃两口躺一会儿了,精神健旺,都开始琢磨着再拾起中断两年的摄影爱好了。

image009.png

复诊时不仅能平躺,还能配合医生做大角度查体

全面精确的病因诊断+超微创病灶靶点精准治疗+有效的运动康复锻炼+全面的体质调理,这就是李娟红主任疼痛治疗团队的治疗理念和原则。正是本着竭诚为病人解除痛苦的初心,20余年来,李主任治愈了一个又一个被疼痛折磨的病人。

“无痛是一项基本权利”。如果您也长期遭受慢性疼痛的烦恼,欢迎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疼痛科就诊,为您解除疼痛是我们的职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