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多云转阴 6℃~-3℃ 风向:东南风转北风微风级

我要说声谢谢您,检验科医师!

发表日期:2019-12-16 来源:医学检验科 本页责编:曹翠峰,左彦
人阅读

尊敬的世纪坛医院院办领导:

您好!我是曾经在世纪坛医院就医过的一名普通患者。这是一封迟到的表扬信。我及家人对贵院检验科的葛菁大夫表示深深的感谢,感谢葛大夫在我的治疗过程中以及后来所做的一切!

事情要从今年上半年说起,我将近有小半年的时间,身体容易疲劳、肌肉酸痛,还有严重贫血症状。由于工作非常忙碌,加上原来个人体质较好,一直没有重视。直到7月27日(周六),深夜里,形容不出来的难受让我夜不能寐,只能连夜去人民医院挂急诊,第二天又转去协和挂急诊。都没有查出原因。于是,于7月29日(周一)来到世纪坛医院挂号消化内科。由内科直接收入住院。当时我的主治大夫是王大夫(抱歉不知道名字),在接下来的检查中,各种CT、B超、加强B超,全部做过,但都没有什么结果。大夫就我的病症感到比较困惑,从各消化器官都没有查出能够导致贫血、不固定部位疼痛等莫名其妙症状的病因。只能一项接一项的排查下去。在没有确定病因的情况下,也只能输葡萄糖。足足将近一周的时间,都是检查!检查!检查!

我渐渐开始急躁和焦躁。除了工作和生活中耽误了很多事情外,更主要的是无助感。像我这样一个除了生孩子,从来没住过院的人,原以为到了医院很快就能解决问题,没想到貌似要发展成疑难杂症了。大夫跟我解释病情并不多,我只能在病房一天天无聊地干等。我追问过大夫,如果一直排查不出来病因怎么办?一个大夫详细跟我解释了他们会诊治疗的思路。那段时间,记忆里抽了数不清的血,一次就是几管到十几管。

后来,一个看着很年轻的大夫(后来知道是葛大夫)到我的病房来询问我的工作生活经历。说怀疑我是铅中毒。我当时就否定了,而且觉得这个结论很扯。因为我的工作环境(办公室工作,管理工作)和铅根本不沾边,而我本人也不爱使用化妆品。但大夫并没有轻易放弃,说是因为我的血象中嗜碱性点彩红细胞偏高,所以有这个怀疑,但也不能确认,因为贵院不是这个方面的专业医院。我马上就大包大揽地说,不会是的,排除吧。

但葛大夫并没有被我误导,专门查找研究相关资料,并联系专科医院。经查询,北京市朝阳医院可以进行血样检测。葛大夫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又来劝说我还是查一下。于是我听从了大夫的建议,把血样送到朝阳医院。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果真是铅中毒。而且指标超出正常范围很多倍。血铅达到1214(正常范围是400以下),尿铅达到14(正常范围在0.07以下),朝阳医院立刻打电话给我,办理那边住院治疗。

在我出院之际,葛大夫找到我,恳请留下联系方式。说希望能后面跟踪了解治疗过程和学习治疗经验。我的这个病症得到解决,葛大夫功不可没,所以我欣然同意。并被葛大夫及检验科的大夫们不放弃、认真钻研的精神所感动。

这里面还有一个题外话,但对于我们家却是极其重要的事情。在我到朝阳医院住院治疗后,由于对症及时,病症得以迅速好转。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的父亲近一年的莫名其妙的身体虚弱。在这一年内,乏力、没有胃口、身体暴瘦(体重从原来的150斤掉到不到100斤)。去了人民医院、协和医院、北大医院等等,就是查不出原因来,甚至大夫怀疑父亲是精神作用,类似老年抑郁症。全家为了劝父亲吃饭,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效果。这次住院让我联想到,似乎父亲的很多症状跟我有类似,只是程度好像更重。

想到这点后,我马上联系家人,让他们第一时间来医院检查,而且全家每个人都来做一次检查。果不其然,万幸。真的是铅中毒!我父亲、母亲的血铅含量都非常高,我父亲跟我差不多,母亲也达到了900以上。所以马上父母同时住进了朝阳医院。这次住院治疗的效果可以用立竿见影来形容。尤其是父亲,住院时体重98斤,第一天输液治疗后,胃口大开,一日三餐都吃得特别好,住院一周,出院的时候体重居然达到了120斤。目前父亲的整体状态完全恢复正常,现在的体重是135斤,母亲也很好。父亲在前几天还说,要不是查出了病因,今年能不能挺过去都说不准。不是夸张,一点都不为过。

回首2019年,我们家可以说过得算是惊心动魄,好在有惊无险,最后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今年春节,父母又可以去海南过年了,老人身体健康,孩子快乐成长,家庭的幸福才是实实在在的。

在整个这件事中,葛大夫不是我的主治大夫,也不是最终医好我的大夫。但她的作用是无法替代的。甚至可以说葛大夫做的事情让我对医生、对世纪坛医院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在当今社会,尤其是在医学界,各个专业高度细化分工,北京由于是首都,吸引着全国各地的病人来京就医。医院永远人满为患,医生永远高负荷运转,造成大夫或多或少形成开检查单、用最简单语言确诊、不确诊就转其他科的这种流水线现象……一两个小时的排队,几分钟就被打发出来……我能理解,所以不抱怨老父亲一年来辗转各个医院却一无所获。但当我的病情是被一个检验科的大夫,以“怀疑”的理由一究到底而查出的病因,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的全家时,这种心情和感激,不能用语言来表达!某种程度上讲,葛大夫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如果她轻易地被我的否定动摇了,如果她怕麻烦觉得是身外事公事公办了,如果她没那么主动帮我把专科医院找到并联系好,我难以想象今天我们家会是什么景象……

在这个事情里,我看到了医生对患者的责任心,对生命的敬畏心,对医学的求知心。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好大夫的评价标准,但通过一件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一贯作风和品质。我庆幸遇到了葛菁这样的好大夫,是我的幸运,是我们全家的幸运。说实话,这让我看到了希望。每个人的岗位都很平凡,平凡得的确就像一个个螺丝钉;每一天的工作都很繁琐,繁琐得周而复始令人倦怠。但如果多一点思考,多一点付出,多一点情怀……哪怕就是在自己的微不足道的岗位上,也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作用。

在这里,感谢葛菁大夫,感谢检验科,感谢并致敬所有献身医疗事业的人们!

此致

敬礼

一个普通患者敬上 孙晶

2019年12月5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