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晴 6℃~-5℃ 风向:西北风转东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读书感悟

青海义诊记事五则

——行医接诊

发表日期:2013-05-07 来源:离退休办公室 作者:屈晓霞 本页责编:高璐,原驰
人阅读
此篇文章是我院退休老同志屈晓霞根据她参与的“同心共筑中国心 西部健康关爱活动”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几则记事之一。感叹青藏高原的瑰丽壮美,感受藏族人民的热情淳朴,以及那颗作为医生的悬壶济世之心,都化为真挚的文字,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来,承受生命相托之重,感悟医者仁心之真……

2012.7.16 多云间阴有小到大雨

今天医疗队要进行的项目比较多:义诊、巡诊、培训、先心病筛查、女医师健康调查等等。

八点半我来到河南县医院门旁贴着《神经内科专家屈晓霞》的诊室时,门前已有患者在等待了。诊室原是病房,房间挺大,一桌两椅,但是没有诊察床。我对做翻译的小伙子说:再找一张椅子来,你也坐下,一边翻译,一边记录。他好像很紧张,椅子送到了,人却一去不复返(后来才知道他不是临床医生)。又找来一位年轻的女医生做翻译,此时患者已围了上来。女医生叫娘毛先,是蒙古族,汉语说得不错。在她的协助下,诊疗开始了。

也许是少数民族群众对分科不完全明白,排队看什么病的都有。主诉多是“肾不好”、“头顶发热、疼”、“胃、胆不好”和“手脚疼”等等。经过耐心询问患者的感觉和查体,判断出他们所说的“胃、胆不好”,主要是长期以肉食为主,又习惯半生不熟造成的慢性胃胃炎、胆囊炎、胆石症甚至消化道溃疡病;“手脚疼”“肾不好”多是与高寒、湿冷有关的骨关节病、风湿肌痛。在给他们开处方的同时,通话翻译反复告诉他们要注意防寒保暖、调整饮食结构、培养健康的饮食习惯和有病早期就诊、坚持治疗的保健意识。最让我感到困惑的是他们所说的“头顶发热”,不论男女老少,几乎都可以有这种感觉,又没有疼痛、麻木、头晕、头痛等不适,查体血压、心率、呼吸等基本生命体征也没有问题,在排除了器质性疾病的可能性后,我想到了他们的饮食习惯和性格特点,是不是由于肉食为主、大量饮酒、脾气急躁等原因,引起的食火郁积、肝火上焰的症状呢?姑且用自己那点中医知识解释头顶发热的原因,给他们一些舒肝、清肝火、消食、去火的中成药吧。

除了这些常见的慢性疾病,我还看到了几例神经系统的少见病。

第一例是一个19岁的姑娘,患的是肌营养不良。她肢体无力已经十几年了,一开始走路苯拙,易于跌倒,后来不能奔跑及上楼梯,到现在行走也很困难了。她在省里看过病,听说北京的专家来了,抱着一线希望来就诊。给她查体可以见到典型体征:股四头肌、臂肌等四肢近端肌肉和骨盆带肌的萎缩;两手前举时,肩胛骨内侧缘翘起形成的翼状肩胛;站立时脊柱前凸,腹部挺出;步行时两脚撇开,缓慢摇摆,像鸭子走路般特殊的“鸭步”步态;由仰卧位站立起来时,需要先翻身俯卧,再双手攀缘两膝,逐渐向上支撑起立。我用给这个患者查体的过程,给娘毛先医生上了一节实习课。作为遗传性染色体疾病,目前还没有好的办法治疗,我只能安慰这个坚强的姑娘,做好康复训练,等待科学发展。

第二例是一位40岁的僧侣,他一侧上肢颤抖一年多了,现在同侧下肢和另一侧上肢也渐次开始颤抖。查肌张力时可以发现明显的齿轮样肌张力增高,以及左手搓药丸样震颤。他过去做过脑影像学检查,没有发现器质性病变。诊断帕金森病没有问题,严格地说帕金森病不能算罕少见病,但如何治疗却出现了难题。一是在这里没有左旋多巴和美多巴,二是这里的大夫从来没有治疗过帕金森病,不知道如何调整药物剂量。经过询问,这位僧侣有经济能力马上外购美多巴,于是我与娘毛先医生约定:由她做这位患者的主治医生,长期跟踪治疗。我按常规写下美多巴的治疗方案,以及使用中的注意事项,留下我的联系方式,通过通讯和互联网保持联系,帮助她给患者调整用药。

第三例是一位21岁的僧侣,因为近2年四肢无力,在一所藏医院诊断为重症肌无力,服用溴吡斯的明治疗,但症状时好时坏。在详细询问病史后,我发现他的四肢无力是阵发性的,而且没有晨轻暮重的现象,客观查体疲劳试验阴性。我考虑低钾性周期性麻痹可能性最大,于是把这两种病的发病原理和临床表现讲了一遍,嘱咐娘毛先医生追踪他,给他查一下甲状腺功能,一旦发病及时查血清钾,补钾治疗。

第四例是一位58岁的汉族男性军人,也是河南县医院一位男医生的父亲,他已在北京明确诊断为肌萎缩側索硬化,是来寻求治疗办法的。借此我们复习了肌萎缩側索硬化的主要临床特征和诊断要点:上、下运动神经元的同时损害。讨论了它与脊髓型颈椎病之间的鉴别诊断,和近年来,随着干细胞技术的发展,干细胞治疗已成为治疗本病手段之一、可缓解并改善病情。虽然技术还不成熟,但建议他可以一试。

今天我总共接待了80多个患者,比过去义诊的速度慢了很多,在常见的慢性疾病治疗过程中,借助需要翻译交流,我把认真询问病史、进行必要地查体、对症状体征给予分析鉴别,最后得出诊断结论和处理方法的过程和思路,一步一步告诉娘毛先大夫,是想让这些基层的医务工作者养成良好的职业习惯,提高他们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对遇到的神经系统少见病,增强了他们的感性认识,并帮助他们与患者之间建立了固定的联系,医患双方均受益。我很高兴,基层的医生们更高兴,这比我快速地免费发药效果好多了。

白天一直在给患者看病,无暇顾及其他同道,晚上在餐桌上交流情况,才知道妇产科的两位专家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抢救治疗;负责先心病筛查的王主任一人做了80多个心超,等等。大家工作的都非常辛苦。

(荐稿:曾丽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