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晴 6℃~-5℃ 风向:西北风转东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读书感悟

人定胜天

——纪念唐山大地震——《心念党 诉感恩》系列

发表日期:2012-11-13 来源:离退休办公室 作者:王乐宜 本页责编:高璐,原驰
人阅读

我曾亲历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随医疗队奔赴现场救护,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对我却是人生心路的启迪,意志的磨练,信念的激励,志向的选择。那一年我再次郑重地向党递交了入党志愿书。

36年前,在唐山大地震中,夺走了24万多人的鲜活生命,造成了16万人的重伤残,一座百年工业重镇毁于一旦。回顾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

那是个炎热的夏日,地震发生在7月28日的凌晨3点28分,当时我正在病房值夜班,在当班老师的指导下,我们迅速将住院病人紧急疏散安置。上午,医院接到铁道部命令,迅速组建唐山抗震救灾医疗队,我有幸被选中,我们来不及通知家人,立即随队出发,13点左右,我们一行11人,带有必备的药品及医疗用品,由程海师傅驾驶救护车,冒着大雨,疾驰般地驶向灾区。大家拥挤在救护车内狭小的空间,当时并不知道地震灾害的严重性,还不时说笑着,但当程师傅用娴熟的技术,沉着冷静地躲避着路面裂开的口子时,我们惊出一身汗,好险啊!车内的气氛也随之凝固,我们的神情开始沉重起来。这时望着车窗外,集结的部队,一辆辆满载解放军战士的军车与我们同行,我们的心情更加沉重。

傍晚时分,我们到达目的地——丰润铁路医院。当地医院已经搭建了临时,棚子,安置住院病人和准备接治地震伤员,我们的任务就是接诊、救治由唐山转移出来的伤员。雨,仍然下着,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不断的电闪雷鸣,不时狗咬、驴叫,很是瘆人。我们用绷带捆好鞋子,踏着泥泞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向车站走去。黑暗中,杨振忠大夫还不时的指给我看站台墙角、立柱边零散摆放着用棉被包裹着尸体,我拉着杨大夫的白大衣不撒手,紧紧跟着。

列车开来,列车的座位上、座位下,行李架及通道上都坐满、躺满伤员,车箱内的空气令人窒息,他们不停的呻吟着、呼喊着。那痛苦的面容,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那带有唐山味的“大夫、大夫”的呼救声音至今仍能回响在耳边。不断的余震,使车厢来回摆动,我们也随着摇摆,我们已顾及不了许多,马上投入救治。我们寻找着下脚的地方,或站着、或蹲着、或俯身寻找着伤员,为伤员处理着伤口,缝合、包扎,伤员太多了。在医疗设备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在大夫指导下,为大量胸腹挤压伤,伴有尿储溜的伤员采取16号针头针刺膀胱排尿,以简便、快捷的方法缓解伤员的痛苦,而后再安排转移。我们不停地忙碌着,汗水湿透了衣服,我抿抿干渴的嘴唇,把仅有的一瓶生理盐水分给几位伤员,又把配发的一小包动物饼干分发给几个儿童。当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那瞬间停止,一个个孩子在那一刻变成孤儿时,泪水夺眶而出,不能自持。我们含泪坚持着,坚持着……。

丰润铁路医院的领导送来了米饭和咸菜,我都难以下咽,太渴了、难忍的口渴,使我不顾一切的要去喝废弃油桶里面的雨水,被同事强行拉住。继续忍着,好难受,好难忍。在那一夜一天里我们救治了无数伤员。

当第二批医疗队到达时,我们得以小歇,困极了,不顾冰冷的水泥地,席地而卧,真是天当被,地当床。

天亮了,不断有逝者从列车上抬下来。死去的人太多了,太平间放不下,只好在丰润铁路医院的后墙外,临时用席子围起来安置逝者,尸体不断的增加,堆积在一起,像小山一样。七月的天,太闷热,尸体变红腐烂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那年,我还不满21岁,见到这场面,真的好恐惧,好害怕。

我还清楚的记得,在车站上,我和徐洪洲大夫,遇到一位青年男性伤员,右脚踝骨骨折,伤口已严重感染,恶臭气味直扑而来,清创时发现蛆在伤口里蠕动,我和徐大夫给他服用2片止痛药后,由徐大夫固定腿部,我用镊子一个个将蛆拉出,清洗创面,消炎包扎。伤员感动至极,拉着我们的手,哇哇大哭。可想一个七尺男儿如此悲痛失声,可见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痛苦和悲伤。我现在回想起来,心理还很不是滋味。

更让人感动的是我的同事陈伟民给我们讲述她曾遇到三兄妹,大的年龄也不过7、8岁,小的约有2、3岁,他们舔着干涩的嘴唇,一小碗水在他们兄妹之间相互传递着,谦让着,那最小孩子茫然稚嫩的脸上还挂有泪痕,最后,水谁都没有舍得喝。我们听了都被震撼了,小小年纪,面对灾难,却如此懂事、坚强。真是灾情无情,人有情。

天空中不断有飞机投下食品,人们呼唤着蜂拥而上,我们却只有看的份,有规定空投的物品我们不能拿,王志祥大夫望着飞机感叹着说:“要能投下一碗热汤面该多好呀”,这可真是一种奢望,有点画饼充饥的感觉。投下的食品除了压缩饼干,大多数是大饼、窝头,由于天热,有的已经发黏、变质甚至可以拉出丝来,可就这也是人们当时充饥的救命口粮。这在时下我们国家的综合情况已经很不错了,事隔数十年,这与汶川玉树地震,国家的重视,设备物资的丰富相比有着天壤之别,这也证实中国在不断发展强大,财力和物力的富足,以及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的提升。

次日晚,接指挥部命令,我们7人医疗小组,又深入重灾区唐山机车车辆工厂执行救护、巡诊、防疫任务。在进入唐山灾区的路上,透过车灯的灯光,我们看到无数解放军战士、灾区人民在不停的呼喊着,用自己的双手扒着、挖着、救着。闷热的空气中,一股股的尸臭味,使人不寒而栗,恐怖瘆人。当晚我们被安排在准备检修的列车车厢内,三人的硬座就是我们的床,余震仍然不断。我们分成两个小组,每天早出晚归,踩着废墟、瓦砾,巡诊、送医、送药。雨过天晴,天气闷热极了,空气中弥散着尸体腐烂的恶臭味,开阔的视野中举目望去,满目都是倒塌的房屋和一片片正在废墟旁搭建的抗震蓬。如果不是亲自到现场,亲眼看到的这一切,真的难以想象,一座城市就是这样在地壳的运动中毁灭消失,可见地震灾害带给人民的灾难是多么的惨烈。

然而,幸运的是在中国,我们有党,有党中央,有全国人民支持,地面上一辆辆军车运送着救灾物资,天空中一架架飞机空投下救灾干粮,废墟瓦砾旁白衣天使忙碌的身影,随时可见。我深深感到,如此大的自然灾难,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会有这样感人动人的场面。

最值得一提的是,唐山大地震是建国以来,最大的、最严重的一次,没有经验,更没有预案,只能边救灾,边应对随时发生的状况,为了防止灾后疫情的发生,指挥部决定,把已经掩埋的遇难者遗体,重新挖出集中处理深埋,难以想象这项任务是何等的艰巨、艰难和危险。

是我们最可爱、可敬的人民军队,解放军战士,他们日夜不停,不辞辛苦,奋力搜救,清理废墟和遇难者遗体。也是这些解放军战士不顾危险、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完成的。也正是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采取了这种措施,在如此大的地震灾害后,没有出现任何疫情,灾区人民的生命健康得以保障。是英勇无畏的人民军队,是那些最可爱的解放军战士,奉献给人民伟大的爱,无私的爱。

在唐山,我们同驻地部队一起吃饭,当时用水极为困难,能保证基本的三餐已经很不容易了,日常用水没有,每天我们只把毛巾沾湿一点擦一下脸,身上混杂着汗味、臭味,可想而知,我们的头发都沾在一起了,厂区内有两个露天游泳池,望着浑浊的水,真想跳下去洗一洗,不过那只是妄想罢了(已被保护备以急用)。

我们每一个医疗队员,都很优秀,都很坚强,面对灾难都表现出救死扶伤的大无畏精神。

当我们完成任务,返回医院时,领导组织职工在院外十字路口夹道迎接,这是最高奖励和荣誉。我看得出,在他们的掌声和眼神里传递出的情感是最真挚的。我的老师姚绿萍看着我黑瘦的脸,心疼的抱着我哭了。

“人定胜天”是当时战胜自然灾害的口号之一。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使人们不知所措,面对死亡人们惊恐不安,但当他们明白所发生的一切时,他们又抹去泪水,强忍失去亲人的悲痛,投入到抗震自救中。我从他们悲凉的脸上看到了坚毅。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灾区人民以坚强的性格,博大的胸怀,勇敢的精神、勤劳的双手重建自己的家园。历经十年重建,十年振兴,十年快速发展,现在一座美丽、富饶、自信而又充满活力的新唐山正巍然屹立在渤海之滨。

(荐稿:曾丽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