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大雨转多云 24℃~33℃ 风向:东南风4-5级转西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医院概况 >>医院历史

最可爱的人

——记我院模范医务工作者宁吉之

来源:院史志小组 本页责编:李春慧,原驰

荐稿按:噙着泪水,录入这段感人的文字;在泪眼模糊中,跳出了“最可爱的人”五个大字!让宁吉之医师在20世纪50年代初参加抗美援朝的事迹来诠释这“五个字”吧!

她原来是个女同志

1950年12月20日深夜,寒风在呼呼地怒吼着,宁吉之同志领着三个医务人员,背着急救药包,飞也似地奔向敌机正在疯狂轰炸的xx地。他们越过土岗、山坡、水沟、田野。他们不顾两腿的疼痛,不管热汗渗透了内衣,更不顾敌机还在头上穿梭似地掠来掠去,只有一个想法:“要抢救那被万恶的飞贼杀伤的阶级兄弟们!”

宁吉之和大家一起学习文件

燃烧着的弹药车,如鞭炮似的在爆炸,碎弹片与子弹头擦过钢轨及路旁的石块,冒出火花。被敌机炸得起火的十数个车辆,不断地向四周喷射出强烈的火焰。“同志们,注意呀!别刮破了你的手,烧着了你的衣服,避免无谓的损失,坚决完成任务!”宁吉之同志很关心地叮嘱着大家。

突然,她听到受伤者的呻吟。这时她发现列车后部,正在燃烧着的车辆旁边,两个受伤的同志在挣扎着,浑身沾满了血泥,在火光的照耀下如一个血人。她一阵心酸,为伤员复仇的心,立刻涌出无比的力量,她丝毫没有考虑到什么是危险,便一直冲进火海,将两个伤员抢救出来。其余三个医务同志也分头抢救另外两名负伤的朝鲜妇女。他们将伤员迅速包扎,注射止血针、强心剂后,一个个背到安全的地方。这时工程队、救援队已先后到达现场,宁吉之同志将伤员安排妥当后,又返回事故现场帮助扑火、推车、攀登车厢抢卸没有烧着的弹药与被服。在同志们的英勇抢救下,转瞬间将火扑灭了。清点物品与检查人数的时候,一个工务方面的同志惊奇地说:“呀!她原来是个女同志。”

你比我重要

1951年8月24日中午,天气特别明朗,热得人们汗流浃背,宁吉之同志偷偷地拿了同志们换下的衬衣衬裤,在院子西南角的井旁洗涤。孟中里救援破损车任务完成了,被洪水冲坏的清川江桥今晚亦可修通,她觉得很愉快轻松,他们救援队可去xx地接受新的任务了。

“老宁,你快去休息一会儿,天气太热啦,我们的衣服午后让我们自己来洗吧。累坏了身体会影响你的工作,今晚你们救援队还得去xx地工作呢!”戴科长与调度李主任很亲切的关怀着宁吉之同志。

正在这时,清川江两岸的高射炮怒吼了,一群B29型轰炸机,在喷气机与野马式战斗机的掩护下,来袭击清川江两岸的新安州及孟中里车站。霎那间,炸弹接连地下来了,大家都不及待避。车站上、大桥旁、两旁小山上的民房都冒起浓烟。他们住的院子四周落了不少炸弹,房子被炸塌了,宁吉之同志被震昏过去,当她稍有一点清醒时,想挣扎起来,但四肢是那么无力,一点都不能动弹。当又一批炸弹爆炸后,她挣扎起来,但四肢摇摇晃晃地不受她的支配,关节骨骼很痛,眼前无数颗小星在飞舞着。突然,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喊道:“救人呀!救人呀!”声音一点点地微弱,她听出这是戴科长的声音,立刻想到那炸塌的房子里还有三四个同志。她难过得就如一枚钢针刺入了心窝。

炯炯的目光,盯视着被浓烟笼罩着的瓦砾场,心里的怒火在燃烧着。我一定要把他们营救出来,我是医务人员,抢救伤员是我的战斗任务。我是青年团员,今天应该发挥团员是党的后备军的作用。在这样的力量支持下,她立刻变成一个壮士,奔向呼救的声音。

宁吉之和同志们交谈 

“救人呀!”声音更微弱了,她发现瓦砾堆里被柱子乱石压得紧紧的,只有一个头与上半胸露在外面,脸上挂满了血丝。这是戴科长。宁吉之同志立刻飞奔过去,拉住他的手,用劲地向外拖,但是一动也不动。她又回头去搬压在戴科长身上的横梁木,还是搬不动,于是用两双手当锄头,使劲地挖土,手皮都挖破了,但效果不大。四周的定时炸弹不断地爆炸,戴科长感激地说:“老宁你去待避吧!”声音是更微弱而发喘。宁吉之同志想到,时间耽误太久,伤员会有生命危险。转瞬间她找到小锄头,更用劲地挖、挖。这时,敌机又转过来,扫射的机枪声响开了。

“老宁,你赶紧离开这里,我已经不行啦!别为了我再增加革命的损失。”戴科长命令似地说。“不!我不能离开你,戴科长,你比我重要,人民需要你完成更多的运输任务。我一定要把你抢救出来,要死我们在一起!”她说得是那么坚决。由于她坚强的意志,忘我的精神,冒着敌机的扫射轰炸,终于将戴科长从深厚的泥土堆里抢救出来。

宁吉之同志背着戴科长,沿着山湾向隐蔽安全的山沟里走。不多远,一个沾满血泥的人在山坡上爬,站起来,又跌倒,左臂受了重伤,血浆向外直流,她认清这是调度李芳同志。

“老宁,你快来,我不能走了。”宁吉之同志背着戴科长,又扶着李同志,向坡下的水沟里急走。她终于把他们放置在安全的地方,进行包扎,打止血针。这时工程队的医务同志也赶到了,他们共同迅速急救。医生某同志说:“宁大夫,你休息一会儿吧!你受伤没有?怎么——你额头和左臂还在流血呢?”她这时才发觉自己遍体的伤处。这时她已经精疲力乏,不觉昏迷过去了。

三分钟和五分钟

宁吉之同志不但在抢救中英勇,更是有一套熟练技术的好医师,她爱护伤员比自己的身体还看重。因此,大家都叫她宁大姐。她为了使伤病员能得到及时治疗减少负伤者的痛苦,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接到治疗及抢救伤病员的通知后,保证“白天三分钟出动,夜间五分钟出动”。同时,她以身作则积极带头,连晚上睡觉都不脱衣服,预先把急救包准备得好好的,放在睡铺的一旁。同志们受了她的感动,也都积极行动起来,这制度一直到今天,还是坚决地执行着,有力地保证了伤病员的抢救时间。

宁吉之同志26岁,辽东省安东县人。出身在一个贫苦的家庭里,父亲是一个渔夫,敌伪时在地主与鬼子重重压迫剥削下,父亲为了养活他一家,为了供给她小学念书的费用,背着破旧的渔网赤着脚在河沟旁打鱼。宁吉之两个哥哥给地主耕田,终年过着牛马生活。有了毛主席,有了共产党,才翻了身,才得到温暖与幸福。她参加工作一贯积极苦干,先后抢救伤员数十次。定州、下端、郭山、云田、岭美、车辇馆等地,都有她的抢救功绩。对病号,总是亲切和蔼照料得无微不至。1952年“五四”青年节,被评为模范青年团员,曾荣立集体大功一次,个人小功、三等功、二等功各一次。

后记: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我院派医护人员10人参加,其中有主治医师刘伯先、医师陈宝珍、护士张桂兰、护理员郭常贞、化验员王醒惠等。安东铁路医院护士长、入朝后提升为助理医师的宁吉之,回国后分配到我院工作,任理疗科主任。

(荐稿:席琦科;引用来源:《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军事管理总局首届功臣模范代表大会纪念刊》,1952)

阅读全文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