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晴 7℃~-4℃ 风向:西北风转北风微风级

生命无常 天使有爱

发表日期:2019-02-11 来源:心血管内科 本页责编:左彦
人阅读

2019年1月18日是我入住世纪坛医院心血管科进行介入手术的日子。

去年六月在社区体检一切正常,到了12月体检突然发现心脏早搏,体检的医生说:“没症状一般没事,有问题的只占1%。”我自信地觉得我一定属于这绝大多数没事的分母。医生说:“你还是再查查吧。”

我这才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世纪坛医院,心血管科的大夫让我戴了心电图记录仪,开了稳心颗粒和万爽力等三种药带回家,我就当保健药吃着。两周后再看大夫,本是来开药,王大夫看了心脏记录仪的数据,显示在二十四小时内出现早搏三千次,郑重地对我说:“建议你应该住院查清楚早搏的病因。”一句话说出了在心底里悬着想说而没说出口的一丝担心和隐忧,抱着年底医院人少,查查没事就放心了的心态再次走进医院,心血管科的王大夫马上着手联系我住院事宜,后经杨主任安排收治入院。

住院当天雷主任、赵医师马上就做了病情会诊,真是雷厉风行。初步判断是心肌缺血造成早搏,进而确定为慢性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并且很快就安排好了第二天做冠状动脉造影的检查,同时还做好了随时准备检查发现病灶问题的介入治疗手术。

我躺在病床上,将我推入手术室的一刻,我心里想着不就是造影剂透视一下吗?一会儿就没事了,我还与妻子打着保票不会有事的,即使有点也是小问题,根本不致于安装什么支架之类的东西。

上了手术台,脱了半光,我微闭双眼等待着,突然一把清凉的刷子蘸着消毒酒精刷在了下半身,说好的检查不就是输液造影剂然后看看监视仪吗?怎么还需如此大动干戈?原来是我没搞明白,大夫不但要做桡动脉介入还做了股动脉介入的准备。这清凉的一刷,让我猛醒,我有些后悔,但为时晚矣,唉,到了医院和医生的手里,那就听天由命吧!

我紧闭着双眼,先是微麻随后是切痛,只觉得导管从桡动脉进入,一直到了颈动脉才有些爬动的感觉。雷医生经过检查后跟我说:“老李你有四根主动脉血管都堵到了80%,还有两段60%,需要马上介入治疗,如果不介入治疗随时会有发病的风险,准备分别采用支架和球囊扩充术进行治疗。”时至此时我仅存的一点幻想彻底破灭了,抗拒治疗与侥幸筛查的防线被彻底推翻,一时间我惊呆了,怎么会到了如此糟糕的地步?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感觉像砧板上的肉就只有等着挨刀了,我无奈的说:“嗯,您放心做吧。”万万没想到,我这上了手术台转眼之间就成了那有事的1%。术中有暂短的喉咙被顶住的感觉,主刀大夫不断关切地告知:会有些疼、会不舒服,让头一次上手术台难免紧张的我顿时放松了不少。这次介入手术顺利地植入了一个支架和一个球囊。

手术之后只觉得浑身肉体之内凭空增加了一个人工制造的金属物,有点异样奇怪的感觉。妻子问我装完后有什么感觉,我说没啥感觉。她说:“你倒好,好几万块钱花了,几条血管给疏通了,就是下水道堵了疏通后也有个反应啊,你怎么就没点感觉呢?”术后前胸被贴了许多电极片,上了心电监测仪,胳膊戴上了血压监测带,心电图二十四小时实时监测,血压每小时测量一次。看着病床前的监测仪,五颜六色的曲线,原来的早搏好像不见了,亦或者是次数减少了许多,改为了窦性心率,血压似乎有所下降,妻子这才安下心来。

四天以后又进行了第二次球囊扩充手术。手术采用两个药质球囊对狭窄的血管进行疏通治疗和技术保护。术后大夫对我说:“老李呀,你来的真及时啊,不是吓唬你,如果真到了你发病的时候再来医院,你跑着恐怕都来不及啊!”我这才知道我的病情早已到了人命关天的危险境地,我却还浑然不知一派无所谓的样子呢!原来都是没症状让我总有处在安全区的感觉,在一直误导着我。

介入手术虽不比开胸开颅的大手术场面惊险刺激,但冠状动脉硬化阻塞造成心梗是极其高危的隐形杀手,而介入手术像是四两拨千斤举重若轻地疏通血管,从而驱赶了病魔。可怕的心肌梗死不知让多少人晕倒后不起,在沉睡中不再醒来。我这才如梦方醒,神不知鬼不觉的,原来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濒临崩溃的边缘,是医生们的一次次不懈努力帮我挽回了生命!想到这儿,我一下子感动得满眼是泪,我只有对手术的大夫们和助手们连声道谢:“辛苦了,谢谢你们。”我想起第一次介入手术时前面一位老年患者被推出介入手术室的那一刻,他竟然激动地高喊着:“毛主席万岁!”那一定是他死里逃生之下喊出的肺腑之声啊!

如果红包是对医生高尚品德的亵渎的话,那就让我在心底里记住他们吧!我走到留言台前拿起留言簿看了半天,也想写下几行感谢的话语,但我无语了,此时简短的几句话根本不能表达出来我内心的真切感受,我轻轻地放下留言簿默默地离开了。我想把这一切埋在心里,有机会讲给我身边的亲人和周围的朋友们听。

生命无常,天使有爱。一个病情毫无征兆的活蹦乱跳到处游玩日行八千步的我,居然其背后还隐藏着如此致命的危险,让我始料未及,后怕不已。转念想到昔日里身边有多少尚处年轻芳华岁月的鲜活生命被残酷无情的心脏猝死的病魔硬生生夺去,还历历在目,犹言在耳。这短短的几天时间,我仿佛如翻江倒海般的经历了一次濒临死亡与重生的生命轮回,似乎只有到了这一刻才真正明白了生命的脆弱和可贵,亲人的呵护和温暖,更有白衣天使的神圣和可敬。

心血管内科患者:李晓飞

2019年2月6日 北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