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多云 24℃~33℃ 风向:东南风微风级

致北京世纪坛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的一封感谢信

发表日期:2017-03-08 来源:医务处(行风办) 本页责编:王占荣,左彦
人阅读

尊敬的北京世纪坛医院领导:

当我提笔写到“北京世纪坛医院”的时候,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一)

我患有鼻中隔偏曲,几家大医院均建议手术治疗,因惧怕手术,我一直犹豫不决。近半年来,不适症状愈加明显。

2月9日,我到贵院耳鼻喉头颈外科门诊,汪学勇大夫十分明确地告诉我“必须手术”,并且耐心指出拖延手术治疗的危害。汪大夫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还一再解释“这种手术并不复杂,很普遍,不必多虑”。汪大夫那和蔼的态度,亲切的语气,完全为病人着想的那种诚恳的劝导,让我消除了顾虑,当即下了做手术的决心。

(二)

我于2月13日住院,23日出院。在这11天里,我亲眼目睹了耳鼻喉头颈外科医务人员的辛苦、繁忙。病人源源不断,病床极为紧张,有时处置室都住上了急诊病人。护士们整日马不停蹄地来往穿梭于各个病房,不得空闲;医生办公室往往是空的。

我的主管医生白娟大夫,每天工作至少10小时以上,下班都是在18点以后甚至更晚。2月16日11点15分,我进入手术室刘苏辐、白娟大夫为我手术,14点45分,我被推回病房。而在我手术前和手术之后,刘大夫和白大夫都在为病人手术。

2月17日19点多,与我同一病房的病人鼻孔出血不止,白娟大夫协助彭洪主任立即为病人实施手术,近22点才结束。

在这11天里,我还看到病人进出频繁,一个个拖着沉重的脚步,表情痛苦的走进病房,而经过治疗后,一个个迈着轻松的步履,微笑着走出医院。一进一出,这中间凝结着医务人员多少心血和汗水。我是第一次住院,通过近距离的观察,我理解了“白衣天使”四个字的含义。

(三)

我不喜欢来到医院,但在离开医院时,我竟有一种依依惜别的情感。

汪学勇大夫,虽然我们只是一面之交,但是你面带笑容、耐心诚恳的劝导让我至今难忘。要不是遇见你,我可能还在手术室外徘徊。手术后,我的感觉非常好。谢谢你,汪大夫!

白娟大夫,你严谨、干练的作风,忘我的工作精神,兢兢业业的职业态度,让我敬佩。术后你亲自把我送回病房,在我尚未完全清醒时,你来到我的病床前,俯下身去,细细观察我手术部位的状况。我虽然不能说话,但这一切我都默默地记在心里。白大夫,你总是那么忙碌,偶尔在办公室,你也是端坐在电脑屏幕前专注地研究着病案。白大夫,你的工作那么繁重,可你的姿态是那么的昂扬、乐观、朝气蓬勃、积极向上。小白大夫,我衷心地祝愿你在事业上不断进步、攀升!

刘苏辐大夫,手术当天早晨,你向我简要介绍了手术方案。我们接触不过二三分钟,但你的沉稳,你胸有成竹的语气,让我坦然和放心。

护士王琳琳、佟利竹、袁丽雪,还有几位我叫不上名字的护士,你们工作中的热心、细心、耐心、精心、尽心让我感动。谢谢你们对我的护理!

恳请世纪坛医院领导转达我对上述医护人员的感谢与敬意!

愿北京世纪坛医院誉满全国!

顺致

敬礼!

患者:牛XX
2017年2月26日

(荐稿:黄荷)

阅读全文